圆砸非园砸

小学生文笔的高中生
懒癌晚期.人怂怕事儿.
真·吃瓜群众

掉粉了...QAQ
发个预告看看能不能抑制这个掉粉的趋势
〖生不逢时〗
民国文(我依稀记得前不久我刚说过再也不看民国文了,结果...)
画风清奇的一篇文(这几句看着很正经对嘛2333)
这篇文灵感来源于我初中做过的一篇阅读理解,名字就叫生不逢时(对,从初中一直存到今天的梗2333)
希望有人感兴趣...(虽然我连设定都没发_(:зゝ∠)_)
emmmm其实已经写了一点点了然而不在手机上所以发不了...
发文时间不确定,长短...应该不会特别短_(:зゝ∠)_
就酱,安康哦各位〃∀〃

【薛洋×晓星尘】寻、等

虐qwq

桔子君今天又帅了么:

*抱歉我在写的过程中哭了三次,很用心地在写这个了,但是文笔有限,磕磕绊绊也没有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,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喜欢他们
*点一个小红心和小蓝手就更好了x
*不知道该起什么题目


【他再也见不到他了】


锁灵囊,我的锁灵囊不见了。


薛洋死里逃生,醒来记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怀中藏着的锁灵囊已经被夺走。


不仅是锁灵囊,道长的霜华以及他紧握道长留给他的最后一颗糖的左手,也不见了。


有关道长的一切,都不见了。


薛洋呆呆地想,晓星尘,是真的再也回不来了啊,他突然回过神,疯了一样地踢打着屋子里的一切,和当初发现晓星尘的魂魄碎掉时一样。


怎么……怎么会这样呢……


他再也……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。


那个对他说过“你一开口,我就笑,我一笑,剑就不稳了”的人。


【我在等一个人】


人们说,义城的后山上来了个道长,这位道长温润如玉,白衣翩翩,像是仙人下凡。他为人和气,脸上总是带着笑,只可惜眼睛上缠着绷带,患有眼盲,看不见东西。


道长来这里有些时日了,他也不做什么,只是在山上盖了一间屋子,屋子前种了几棵苹果树。


没有人知道他来干什么。


义城的人都在好奇,却没有机会询问,一日,道长下了山,来到义城时,人们都缠着问他,“晓道长,你来此地是为何啊?”


他不恼,脸上还是带笑,像是在和他们聊聊家常,万分平和地回答,“我在等一个人。”


只是这个人,不知何日才能归来。


【是个傻子罢了】


来了一个晓道长以后,义城里人们的生活有了些乐趣,他们都对这个乐善好施的道长产生了敬仰之情。


这种日子平平淡淡地过了两年,晓星尘还住在山上那个有些简陋的屋子里,人们都知道他还在等那个没有等到的人。


那日,义城的小童们在路上打闹嘻戏,一位童子说,“那边义庄里有个好生奇怪的人!”另一位笑言,“莫要管他,是个傻子罢了。”


童子的对话传入了闲逛的晓星尘耳朵里——义庄来了个傻子。


他赶忙转过方向,向着义庄快步行去,系在眼前的绷带还有长长一段,在脑后一上一下地飞舞着。


当晓星尘一间一间地摸索前行时,他听见一间屋里有个人粗重的呼吸,像是生了病。


他走进去,这种呼吸声越发清晰和沉重了。


一个人斜倚在墙角,身下铺着厚厚的稻草,他闭着眼,似乎十分难受。


晓星尘缓缓地走向他,脚步放得很轻很轻,怕吵醒了什么人。


他俯下身子,顺势揽过那人的身体,然后抱起了他。


怀中的人很轻,骨头硌得晓星尘生疼,他的手不经意间的一扫,发现那个人左手的位置,是空的。


【薛洋,我叫薛洋】


晓星尘带着捡来的人回到山上的小屋里,屋里铺了厚厚的稻草,白天时他特意拿出去晒了太阳。


给他喂了水,喝了些药汤,这个人慢慢地醒转过来,他睁开了眼睛,呆呆地盯着眼前这个白衣男子,足足盯了一分钟,他忽然间缓过神,迅速地缩到墙角,一脸惊恐。


“你……是……”傻子开了口。


尽管是听见这个久违的声音,晓星尘仍是表现的很平静。


“我是晓星尘。”晓星尘掩藏住语言中那一丝颤抖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“我……我没有名字。”傻子回答。


听见他这样讲,晓星尘的神色暗了暗,看来……真的傻了……


“那你就叫……”


“薛洋!”没等面前这个人说完,傻子高喊道,“我叫薛洋!”


【道长,给你吃兔子苹果】


晓星尘等到他要等的那个人了,可是这个人变成了傻子。


薛洋不记得他是谁,甚至时常忘记自己是谁,他不知道怎么用筷子吃饭,不知道怎么行动,有时听不懂晓星尘的话,无法和他进行交流,甚至经常发起疯来。


就好像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,一片空白。


晓星尘还是悉心照料着薛洋,像是曾经从草丛中救回他一样,他教他很多的东西,教他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,教他叫“晓星尘”这个名字,一日复一日。


尽管这样,薛洋仍是没有什么起色,还是一副痴傻的状态,时不时发疯,不过次数在减少。


晓星尘发现,薛洋还是那么的喜欢糖,他就去买回各种各样的糖果给他吃,但他好像不太喜欢吃糖,每次都看见薛洋接过一颗糖,小心翼翼地捧在右手手心里,仔细地瞧上半天,然后放到怀中,过一会,又惊慌地拿出来,紧紧地攥在手里,一直都没有吃。


这样的生活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,久到晓星尘觉得如果薛洋就一直这样了也不要紧。


门外的苹果成熟了,他就摘回来给薛洋吃,为了保证薛洋的安全,晓星尘一直都不敢把刀放在明处。他抱着几个刚摘下来的大苹果,取出刀,准备给薛洋削苹果吃,这时门外有人叫晓道长,他就急匆匆地出去,过了一会才回到屋里。


晓星尘进了屋,他听见薛洋那里传来了声音,像是在削什么东西。


他弯下腰,摸了摸苹果堆附近,没摸到那把刀。


想必薛洋手里拿着的是那把刀了。


他刚要去拿回,就听见薛洋一字一句地对他说。


“道长。”


“给你吃兔子苹果。”


【最终】


薛洋不认命,他始终相信晓星尘可以回来。


据说一人可以招魂,有起死回生之术。


他疯疯癫癫地去寻,那人告诉他,的确可以救回晓星尘,不过要一魂换一魂。


用他薛洋的魂来换回晓星尘的魂。


好。


薛洋毫不犹豫,他欠了道长太多太多。


晓星尘还有几丝残缺的魂魄,所以换魂之时,薛洋还留了几丝自己的魂,他不会死,道长还会回来。


只不过,薛洋的智力永远都会停留在婴儿时期了。


晓星尘最终醒了过来,一个人对他说,有一个人救了你,你醒了,他也就会变成傻子了。


没有多问,晓星尘回到了义城,回到了这个结束了一切的地方。


他心里知道,救他的人是谁。


他等了那么久,最终,还是等回了这个人。


他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,最终,还是重逢了。


END